SINCE 1979

浅析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及其对策

發佈時間:2021-11-12    來源:東裕(桐柏)精密金屬有限公司    流覽次數:174

摘要

       中美贸易摩擦由来已久。自冷战结束后,世界局势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两极格局瓦解,世界朝着多极化方向发展,经济全球化的趋势进一步显现。国际形势总体趋向缓和。经济全球化促使中美经济联系加强,但随着两国经贸交往全面发展,贸易摩擦也越来越多,主要表现在市场准入、保护知识产权、贸易不平衡、反倾销、技术性贸易壁垒、人民币汇率等问题上。中美贸易摩擦不仅有经济方面的原因,而且还掺杂着许多政治因素。美国经常将经济问题与政治问题挂钩,将贸易问题政治化。中美贸易摩擦影响到中美关系的健康发展。外贸是拉动我国经济发展的火车头,美国又是我国最大的出口市场,因此,做好对美国市场的出口对于我国经济健康发展至关重要。我们必须弄清两国贸易摩擦的根源在哪里?哪些是技术问题,哪些是制度问题?哪些摩擦短期能解决,哪些摩擦将长期存在?只有把这些问题搞清楚,才能解决好中美贸易摩擦的问题,以促进我国经济平稳长足地向前发展。


前言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发展,中国和美国的双边贸易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取得了积极的进展。从中美两国建立贸易关系以来,贸易关系就在摩擦和曲折中发展。自20世纪90年代美国对华贸易出现逆差以来,中美双方对贸易不平衡问题一直存在着不同的看法且争论至今。尤其是每当出现贸易摩擦或时逢选举年,美国总会拿逆差来说事,指责中国没有很好地遵守全球贸易规则,压制中国开放市场,甚至动辄采取强硬的单边行动,对双边贸易环境造成不利影响。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的发展带来了越来越多的负面影响,化解中美贸易摩擦已成为当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大课题。本文试从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现状就此进行简要的分析,并在此基础上提出了些应对中美贸易摩擦的对策和建议。


       一、目前中美两国贸易摩擦的现状

       美贸易摩擦包括进口和出口两个方面。美国向中国出口的摩擦集中在知识产权与市场准入等两大问题上。1989年以来,中美之间的知识产权争端始终是热点问题。在这段时间里,中美巨额贸易逆差、人民币汇率、纺织品设限等热点问题已被炒得沸沸扬扬,但美国贸易代表罗伯特·波特曼认为,中美贸易摩擦首要解决的应该是知识产权问题。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摩擦主要集中在反倾销和反补贴问题,行业大多集中在如纺织、家电、家具等制造业。其中反倾销是中美最频繁的贸易摩擦。如下表所示:

立案时间

涉及产品

贸易摩擦

后续进展

2010.11

多层实木复合地板

反倾销反补贴 含并调査

2011年10月12日,美国商务部公布终裁,只有浙江裕华实木公司完全褒賜梟所有应诉企业均需支付不超过5%反倾销和反补贴税,而未参加应诉企业交综含性税率达85.57%。

2011.4

钢制轮毂

反倾销反补贴 含并调査

2012年3月19日美国商务部―终裁,认定中国输美钢制轮毅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如果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也做出肯定性终裁,美方将据此对该类产品征收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

2011.4

光学增白剂

反倾销

2012年3月20日,美囯商务部—终裁,认定反倾销调査中国大陆和台湾输美光学增白剂存在倾销行为,大陆产品的倾销幅度介于63.98%至109.95%劣之间。

2011.4

镀锌钢丝

反倾销反补贴 含并调査

2012年3月20日,美商务部公布终裁,认定中国输美镀锌钢丝存在倾销和补贴行为,倾销幅度为194%至235%,补贴幅度为19. 06%至223.27%。

2011.5

钢制高压气瓶

反倾销反补贴 含并调査

2012年3月,美商务部做出初裁补充裁定,中国涉案企业关税提萵到24.21%。

2011.11

太阳能电池

反倾销反补贴 含并调査

2012年3月20日,美商务部做出初裁,决定对输美产品征收2.9%至4.73%货的反补贴税。

2012.1

应用级风塔

反倾销反补贴 含并调査

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公布初裁,裁定涉案产品的倾销行为和补贴行为给美国国内产业造成了实质性损害威胁。

2012.3

不锈钢制水槽

反倾销反补贴 含并调査

2012年9月28日,美国初步裁定对中国不锈钢制水槽课征54.25%-76.53%的反倾销税。

2013.2

木质卧室家具

反倾销

2013年2月5日美国国际贸易法院(CIT)作出终审判决:东方国际集团的所获“惩罚性税率”的终裁裁决具有实质性证据的支持,因此,商务部根据第三次重审判决所作出的裁决结果得到国际贸易法院的支持。

       从上表可以看出中美贸易摩擦涉及面广且多,而且这只是列举出的一小部分案列而已。随着2012年美国总统大选奥巴马连任,其政府在对华贸易问题上的态度越来越强硬。同时,美国政府和国会就中美贸易争端采取各种贸易保护和制裁措施的积极性也会明显增加。对中国频频发起反倾销反补贴的诉讼,充分反映了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实质,也反映出中美两国贸易不平衡的现状。由于中国没有取得市场经济地位,因此,在应对美国反倾销反补贴的诉讼时,中国企业始终处于被动的地位。近些年来,中国企业为了争取公平贸易的机会,花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不惜重金聘请美国的法律工作者向美国的商务部提出自己的法律意见。但是,从实际结果来看,收效甚微。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的贸易保护政策拥有庞大的社会基础,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世界贸易组织拖沓的办事效率,给美国以可乘之机。

       二、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

       唐宜红、徐世腾(2007)把关于贸易摩擦成因的研究分为两种观点:一种观点认为贸易摩擦是贸易伙伴国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的产物,另一种观点则强调政治因素对贸易摩擦的影响。王亚飞( 2007)把贸易摩擦理论分为微观理论分析、中观理论分析、宏观理论分析和政治经济学分析。本文将上述学者的观点结合起来,把中美贸易摩擦的原因划分经济原因和政治原因两类。

       (一) 中美贸易摩擦的经济原因

       1. 微观经济原因

       关于贸易摩擦成因微观层次的研究主要是针对具体产品和企业发动的贸易摩擦展开的。当存在市场失灵时,或者在一国由于要素禀赋发生变化、技术进步而要求产业调整时,原来的均衡状态就会被打破,产品层次上的竞争和贸易摩擦的发生就成为必然现象。

       同时,在市场不完全竞争的现实条件下,无论是垄断竞争,还是相互倾销,都使得工商业界有借助于国家政策获取更多贸易利益的冲动,贸易摩擦不仅存在于产品层次,并且向制度层次延伸。

       (1) 中国出口集中于劳动密集型产品

       中国的出口产品结构在改革开放以来发生了显著变化,工业制成品及资本、技术密集型产品的出口比例逐年提高。除了飞机等少数品种外,中国几乎出口所有的制成品。然而,不管是纺织品、服装、玩具等传统出口产品,还是机电、计算机等新兴产品,中国的加工大都集中于劳动密集环节,因此,中国产品具有较强的价格竞争力。这些附加值不高、产品差异化水平不大而价格竞争力又较强的产品对美出口,并且是大批量的出口,极易引起美国的警惕,遭遇其贸易壁垒的限制。

       (2) 中国企业自我保护意识差,应对贸易摩擦的战略战术不强

中国企业普遍缺乏敏锐、通畅的信息捕捉、分析和传递系统,国际营销谋略不足,对国外市场的动态了解不及时。有时,美国企业或行业中介组织已经决定或表现出对中国某种出口产品的关注,并可能付诸调查、决定立案,中国企业仍不改变原有的出口战略,继续涌入美国市场、竞价销售,使自身陷于被动境地。

       中国企业应对贸易摩擦的技巧相对落后,大量企业甚至害怕或不愿与发起贸易摩擦国家的企业“对簿公堂”。有关资料显示,在对华反倾销的案件中,有一半案件中国企业没有应诉,而是采取改变出口产品规模、型号或转而向别的国家出口的措施,致使美国等国家易于作出肯定性反倾销裁决。

       2. 宏观经济原因

       关于贸易摩擦成因宏观经济层次的研究主要是围绕贸易政策和制度安排展开的。广濑宪三在战略性贸易理论中加进制度因素,强调国家间经济制度的不同有可能导致国际贸易摩擦。赵瑾( 2002)关于日美贸易摩擦的研究也表明,国家间的结构性障碍和制度差异是贸易摩擦的一个重要原因。

       (1) 经济全球化进程中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限制

       从以汉密尔顿、李斯特等为代表的早期贸易保护主义理论,到当代建立在新贸易理论基础上的战略性贸易政策,都为各国政府加强对对外贸易的干预提供了理论依据。各国普遍根据WTO 规则,把贸易政策法律化、制度化,反倾销、反补贴、保障措施等合法化,成为限制进口、阻碍竞争的有效手段。美国的对外贸易政策具有两面性,在出口贸易上要求各国开放市场,主张自由贸易政策;在进口贸易上则倾向于保护主义,以保护本国不具有竞争力的产业。在这种政策主导下,只要经济衰退或者美国国内产业竞争力下降,贸易保护主义就会增强,从而引发与其他国家之间的贸易摩擦。中国经济快速发展并加入WTO,对美出口迅速增加,因而成为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要矛头指向。

       (2) 国际贸易规则具有不公平性

       肖德等(2006)认为,WTO规则具有明显的不公平性:一是某些国际规则不够清晰,为贸易保护主义提供了制造贸易摩擦的空间;二是国际贸易中的知识产权制度并没有公正地考虑包括中国在内的广大发展中国家的正当权益,某些知识产权保护规则甚至沦为发达国家掠夺发展中国家的新工具;三是美国等贸易大国甚至可以无视国际贸易规则或滥用国际贸易规则,采取单边行动。正因如此, WTO成立以来,贸易救济措施滥用现象严重。

       另外,中国为加入WTO签署了4个附加条款:非市场经济地位规定,期限为15年;特定产品过渡性保障机制,期限为12年;纺织品限制措施,期限为8年;过渡性报告审议制度。这些附加条款成为美国对华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便利手段。

       (3) 中美贸易迅速发展但严重不平衡

       中美贸易具有较强的互补性,双边贸易额迅速增长。贸易规模的扩大从总体上是有利于两国的事情,但也使贸易摩擦不可避免。与此同时,中美贸易不平衡问题十分突出,美国对华贸易逆差逐年增长,居高不下。苗迎春(2004)认为,由于国际分工地位和经济实力不同,中美两国贸易发展不平衡具有某种程度上的必然性。然而,美方认为对华贸易出现巨额逆差是由于中国政府操纵本国货币汇率,实施鼓励出口、限制进口的措施,利用不公平的竞争优势获得巨额利润,损害了美国企业的利益。“贸易不平衡是目前中美经贸摩擦最重要的消极因素”。

       (4) 中美经济制度不同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发展中国家和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实行市场化改革,建立健全市场经济体制,但还不够成熟,而且由于意识形态不同,与美国经济制度存在明显差异。经贸政策、管理方式的不同使中美之间发生贸易摩擦的可能性增大。

       (二)中美贸易摩擦的政治原因

       1.美国的全球战略

       美国高度关注中国的崛起给美国带来的挑战,不希望看到一个日益强大的、今后可能与之相抗衡的中国出现,特别是中国经济在过去近30年里持续快速发展,而美国经济保持相对较稳的增长,这种发展速度的差异引起美国的担心。艾华( 2005)指出,“中美贸易摩擦高发期的到来,是中国作为新兴贸易大国崛起过程中在未来相当长的时期内无法回避的现实,而且反映了中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地位已经发生的深刻变化及由此产生的矛盾。”

       2.利益集团

       在美国政治架构中,利益集团特别是经济利益集团发挥着重要作用。中国商品大量涌入美国不可避免地对美国某些产业和利益集团造成不利影响。这些利益集团对政府施加压力,要求政府对与其竞争的进口产品采取限制措施。而政府为寻求政治支持最大化,往往支持发起对华贸易摩擦的利益集团。

       3.意识形态差异

       中国代表着不同的意识形态、价值观念、发展模式,与美国倡导的发展模式和意识形态差异很大。美国固有的意识形态使其对中国的崛起很不放心,不少人对中国的人权和政治体制持有异议,往往将双边经济问题与意识形态挂钩,要求中国接受美国提出的政治条件。

三、中美贸易摩擦的应对策略

       前述分析表明,中美贸易摩擦具有复杂的原因,随着中美经贸关系的深入发展而不断增多,将长期存在。中国必须实事求是地考察复杂多样的情况,多管齐下,政府、行业组织、企业界共同努力,沉着应对。

       (一) 加强宏观协调

       中美贸易摩擦是在中国经济迅速发展、对外开放不断扩大过程中,成熟的中美经贸关系必然出现的正常经济现象。要以维护和巩固中美关系为原则,以促成中美长期稳定战略关系为目标,以协商方式来处理,使贸易摩擦不影响中美关系发展。中美政府和经济管理领导层应建立、完善高效率的国家常规协调机制,加强互访、交流、了解、磋商和协调,妥善解决双方之间的一些贸易分歧潜在的问题。

       要积极利用WTO 争端解决机制,应对中美贸易摩擦。不仅可以将双边贸易争端提交给WTO争端解决机制,而且应当积极主动地从解释和运用《中国加入WTO议定书.角度向WTO提出抗辩。

       (二) 调整对外贸易政策

       中国在国际分工中处于中低端,粗放型贸易扩张使得中国产品容易遭受贸易摩擦,并使中国在贸易摩擦中处于不利地位。因此,应对中美贸易摩擦最根本的途径是转变经济发展和外贸增长方式、优化进出口产品结构。要坚持“内需主导型”经济发展战略,采取各种措施提升内需结构,大力推动国内经济的一体化建设。要以自主创新和技术进步为主要支撑,充分利用全球性知识和技术创新资源,逐步形成新的技术优势和差异化优势,加快中国出口产品向高附加值产品转移升级,使中国由“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要继续实施市场多元化发展战略,积极拓展贸易渠道,发现新的市场机会,增强中国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力和独立性。

       配合对外贸易政策调整,要进一步深化国内经济体制改革,规范出口竞争机制,避免外贸企业为完成出口指标而对出口产品定价过低,甚至为换取出口补贴和出口退税而无利销售。

       (三) 鼓励积极应诉

       要鼓励中国企业或产业及时提交相关材料,全面参与中美贸易摩擦后续程序的调查,为自身合法利益进行有效抗辩,努力使美国政府部门作出否定裁决。高振沧、黄秀梅(2005)建议,在应诉过程中,要针对不同的产品采取不同的策略:在劳动密集型产品方面可作出适当的让步,甚至可以由中国自主限制出口;但在资本技术密集型产品的出口方面,则不能轻易让步。

       要从美国国内、国外两个渠道寻找同盟军,打破美国的贸易保护主义:国内渠道包括反对对华贸易保护主义的美国进口商、相关企业及其团体、有关政界人士、中国投资企业的当地雇员等;外部主要是美国在华投资的跨国企业。

       (四) 建立贸易摩擦预警机制

       要建立政府、企业、行业协会之间跨部门和跨机构的协调制度,加强商务部、海关、商检、进出口商品行业协会的交流和合作,实现各部门和机构间的信息共享,做到信息渠道广泛、调查研究充分、信息加工分析能力强、信息传递迅速和反应及时。

       目前,中国商务部已经初步建立了国家级预警机制,各地可由外经贸管理部门牵头组织多层次的预警网络,对本地出口产品情况进行监测,重点监测对美出口产品,及时分析、确定重点预警产品。

       行业协会是贸易摩擦预警和应诉的重要力量。要实现制度创新,充分重视和发挥行业协会在经济运行中的作用,通过体制改革改善行业协会发展环境,推动行业协会市场化发展,努力促成行业协会独立发挥作用的新格局。

       (五) 构建多元化的双边和多边贸易体系

       要以全球为视角,重点加强中国与东盟自由贸易区建设,积极推进与韩国、澳大利亚、新西兰、智利、海合会、南部非洲、拉美等国家和地区的自由贸易区谈判,为经贸发展创造更大的市场空间,增强抵御贸易摩擦风险的能力。


结论

       从2005年1月1日起,我国进入一个关税和市场准入门槛大幅度降低的“后过渡期”。这一时期是中国入世后的关键过渡期,贸易摩擦将呈现出高发态势。首先,按照入世议定书规定,针对我国的非市场经济条款要在巧年后失效,特别保障措施也将在中国入世后12年到期。其次,美国贸易保护主义抬头,并强化了技术性条款的规定,对中国的入世承诺将会进行严格的审查。因此,随着中国出口数量的增加和出口产品结构的升级以及中美经贸往来的进一步发展,更多的产品将会进入美国市场,不可避免地与美国相关产品发生激烈的竞争。中国经济已经开始进入“国际经济摩擦时代”,中国经济强劲发展与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碰撞,中美贸易摩擦也会越来越多。

       但是,中美两国经贸有着巨大的互补性和互利性,而且美国一直将中国视为新兴大市场,其经济利益与对华贸易关系紧密结合在一起,无论从出于将中国“融入世界经济”还是从地区安全战略出发,都不会毫无顾忌地损害对华贸易。美国作为我第二大贸易伙伴和第一大出口市场,其重要地位他国尚无法替代。贸易关系紧张,从长期来说对美国不利,对此美国也是持慎重态度的。因此,发展和稳定中美经贸关系是两个大国达成的共识,是不容置疑的。尽管前进的道路上问题还会很多,但中美经贸发展的基础很好。尤其是中美WTO双边协定的签订和中国永久性正常贸易关系地位的确定,消除了长期以来阻扰中美关系改善和中美经贸发展的重大障碍,对今后中美经贸发展将起到巨大的推动作用。只要双方共同努力,通过加强高层对话和双边磋商等有效机制,增进理解与信任,中美贸易前景是光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