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NCE 1979

论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企业的影响

發佈時間:2021-11-12    來源:東裕(桐柏)精密金屬有限公司    流覽次數:162

       世界经济格局在不断发生变化,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利益共生不断深化,国与国之间的摩擦往往会不同程度影响企业的发展,近年以来中美贸易摩擦的不断碰撞,对我国的企业也带来了一定的冲击。美国实行保护主义行为,针对我国的机械设备、医药化工、航空航天、电子信息等领域的产品加征25%关税。我国采取了相应措施,对106种美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在这种经济环境背景下,综合竞争能力较弱的中国企业,尤其是产品市场可替代性较弱的企业将要面临成本递增和订单减少的巨大压力,企业将面临停产破产风险。

       经贸摩擦对公民、企业产生了不同程度的影响,企业利润减少、员工收入降低,公民失业率上升、公民的购买力削弱,企业的进口成本增加,订单出口量的急剧下降、人民币汇率贬值、股票市场低迷等问题。其中受到影响较深的行业包括电子通讯、电机、木材加工、化工产品、纺织品、金属、农业等行业企业。

       电子设备业行业方面,我国一部分优质企业打入手机产业链,从零部件配套能力逐渐沿技术链向上攀升,现已基本具备不俗的手机整机生产能力。贸易战的开始会给中国的电子企业带来更大的不稳定。如美国封杀中国通信巨头中兴通讯,对中美和全球经济、股市各层面都将产生不小的影响。对此中兴通讯提醒中国企业要进行自我检查,增强综合能力,我国电子制造业及智能科技产业应增强自行研发的能力,减少对美国市场制造业及科技技术业的过度依赖,同时要增强与周边国家的合作,分散对美国电子制造业及科技技术业的过度依赖。

       我国从美国进口的农产品中,大豆的进口数量和进口金额占农产品的比率最高,约占美国进口农产品总量的60%。自从中美贸易摩擦以来,中国农产品主要进口来源结构显著变化,自美国主要农产品进口大幅下降,而巴西、东盟、欧盟、澳大利亚、加拿大农产品进口保持快速增长。因存在替代的国家,所以在进口方面对中国企业影响不显著。大豆主要是通过影响石油、饲料和大豆产品的价格来影响消费者物价指数。目前,国内石油供应相对充足,虽然豆油价格在关税后会上涨,但大豆存在可替代的商品,如棕榈油等高产量将起到替代效应,整体油价将保持相对持平。考虑到其他国家农副产品对美国进口的替代效应,中国对美国大豆和猪肉征收关税的反行动对国内价格水平的影响较小,对中国企业影响也比较小。

       供应方面,美国对中国商品征收25%的关税,最终由上游原材料、出口商、零部件供应商和美国买家共同负责,并且不会全部由中国企业负担。同时针对这个问题我国出台了相应的“六稳”措施,出口企业不仅可以选择国内市场和其他国家的出口市场进行对冲,还可以通过企业库存周期来解决货源问题。

       在“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措施中,鼓励企业加快“走出去”的步伐,发挥地缘政治优势,推进多边跨境贸易、交流合作。“一带一路倡议”战略使上海合作组织、欧亚经济联盟、中国—东盟(10+1)、中日韩自贸区等国际合作更紧密,为世界各国的经济增长开辟了更多的机遇和空间,对东亚、西亚和南亚的经济区域影响具为重要。在实施“一带一路”战略中,中国的对外贸易发展具有多元化、多样化的选择,同时也降低了对美国的依赖程度。因此,要继续深化“一带一路”战略,扩大、优化、升级中国与沿线国家现有的贸易关系和经济合作。

       中美贸易战破坏并深刻改变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供应链“三链”秩序,重构“三链”结构,中国企业需要突破“为出口而进口”的被动贸易模式,建立新的竞争优势,向全球产业链、价值链上游攀升,推动中国市场进行贸易结构和产业结构升级。中美贸易摩擦对全球供应链影响是不容小觑的,中国企业需要在这个影响之中重新构建自己的供应链,减少对美国的依赖程度。

       新型工业化企业要稳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扎实推进,传统产业改造加快步伐,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和制造强国战略深入实施,引领工业转型发展,向中高端水平持续迈进。中国企业要稳妥推进海外投资,投资股权方面要尽量多元化,同时要风物长宜放眼量,不要被一时的利益蒙蔽双眼,要找准发展方向,开辟新的市场,调整对外开放模式,主动寻找更适合我国企业发展的市场与经营策略,创造新的竞争优势,加大研发力度,研发属于自己的核心科技。

       中美贸易摩擦不是短期行为,作为受影响的企业,我们不可能改变市场环境,我们可以推动产业转型,改善产品的适应性,提高本土企业的自主创新能力,从而获得市场竞争中的一席之地。传统产业升级产业结构,向高端化、规模化转型,制造业走绿色、可持续发展之路。同时要牢固树立新的发展观和高质量的发展思路,用新的视角看待经济,优化贸易链的区域布置,坚持推动高质量发展路线。

       中美贸易摩擦的出现给中国敲响了警钟。中国企业必须进入一个新阶段。一方面,必须进一步结构调整。另一方面,必须进入科技自主创新阶段,推进高科技产品的研发,加快对互联网、云計算、大数据、移动互联网等新技术的研发,推动信息产业和企业相融合,改变企业传统的生产方式,提高企业的综合竞争能力。同时加大对新能源技术的突破,寻找更多可替代商品,从而降低企业的成本。